快捷搜索:
也只有东太风的身份敢说凌玄太过放肆这样的话

也只有东太风的身份敢说凌玄太过放肆这样的话

只是眼下看来,凌玄的所为,注定是无人理解的。 东太风到了以后,简单的问明情况,不由得脸跟着沉下来。 虽然他知道这次萧四海是有不对的地方,毕竟他是客,不该自恃着身份,...

只有这样才能把戏演得真实一些

只有这样才能把戏演得真实一些

萧如列总感觉这事情有些反常。 事实上他的感觉是对的。只是这会儿的萧如列,因为关心则乱不在状态,不然他应该一眼就看出凌玄的意图。 毕竟两人同为秦阳智囊,可谓水平只在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