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只有这样才能把戏演得真实一些

萧如列总感觉这事情有些反常。
 
    事实上他的感觉是对的。只是这会儿的萧如列,因为关心则乱不在状态,不然他应该一眼就看出凌玄的意图。
 
    毕竟两人同为秦阳智囊,可谓水平只在伯仲之间,换成平日,聪明如他萧如列,岂有看不出的道理?
 
    这正是凌玄的聪明之处!
 
    如果不借这个机会的话,萧如列一定还会处于前面的状态当中,无法出来。
 
    现在关乎他先祖的事情,萧如列岂能坐视?
 
    所以,不是凌玄不知,而故意装出不知萧如列与萧四海之间的关系。
 
    要想骗过别人,首先得骗过自己,所以前面凌玄的种种表现,都是一种更高级的欺骗,甚至他告诉自己,不知道萧如列和萧四海的关系,这事情就是真的。
 
    只有这样才能把戏演得真实一些,最后逼着萧如列出来,不管后面萧如列是否理解他的所为,凌玄都要这么做!
 
    本来愁着如何让萧如列走出状态,正是萧四海的突然到来,让凌玄感觉这是一个契机。
 
    借另外一件事情为由头,迫使萧如列把注意力分散到这件事情上,而且这件事情一定是萧如列由心往外关心的,那么还有什么事情,比眼下凌玄所做的事情,让萧如列更加上心呢?
 
    这时东太风已经抢在萧如列前面,到了事发地点。
 
    “都住手!”
 
    东太风现在代表着太浩元,当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,说实话东太风不管是实力还是气势方面,并不输给那些绝世强者,毕竟是太浩元的高徒。
 
    但是正如凌玄前面所想到的一样,东太风能力有余,而魄力不足,所以到底还是无法代替秦阳,领导大家,如果抽换成太浩元亲自主持大局的话,或许可以多坚持一段时日,为秦阳真正归来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 
    凌玄内心深处有一个坚定的信念,就是秦阳最后一定会归来的。
 
    虽然和凌玄想法相同的人很多,但是同时又兼具这般智慧的人,怕是只有他一人了。
 
    只是眼下看来,凌玄的所为,注定是无人理解的。
 
    东太风到了以后,简单的问明情况,不由得脸跟着沉下来。
 
    虽然他知道这次萧四海是有不对的地方,毕竟他是客,不该自恃着身份,以客欺主,说出狂话,但是到底凌玄代表了圣域学院,同时他又是秦阳身边受器重的人,最重要的是还是智囊级的人物,也如此不理智吗?
 
    东太风板着脸孔,说:“凌玄先生,我说句话,今日之事,却全是你的不是,有失我圣域学院的待客之道!”
 
    凌玄听完只是将身子站直,脸上露出微笑,回答说:“太风首席,你说什么都是对的,但是我凌玄到底是秦院长的人。如果这番话是与我平级的萧如列所说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言语间,显然他是东太风的面子也不给。
 
    这可是气坏了东太风。
 
    “凌玄,你放肆!”
 
    也只有东太风的身份,敢说凌玄太过放肆这样的话,不然正如凌玄所说那样,他是秦阳的人,而且地位与萧如列只在伯仲之间,其他人真不敢说这样的话。
 
    凌玄微笑:“是么,那就让凌某放肆一回好了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