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也只有东太风的身份敢说凌玄太过放肆这样的话

只是眼下看来,凌玄的所为,注定是无人理解的。
 
    东太风到了以后,简单的问明情况,不由得脸跟着沉下来。
 
    虽然他知道这次萧四海是有不对的地方,毕竟他是客,不该自恃着身份,以客欺主,说出狂话,但是到底凌玄代表了圣域学院,同时他又是秦阳身边受器重的人,最重要的是还是智囊级的人物,也如此不理智吗?
 
    东太风板着脸孔,说:“凌玄先生,我说句话,今日之事,却全是你的不是,有失我圣域学院的待客之道!”
 
    凌玄听完只是将身子站直,脸上露出微笑,回答说:“太风首席,你说什么都是对的,但是我凌玄到底是秦院长的人。如果这番话是与我平级的萧如列所说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言语间,显然他是东太风的面子也不给。
 
    这可是气坏了东太风。
 
    “凌玄,你放肆!”
 
    也只有东太风的身份,敢说凌玄太过放肆这样的话,不然正如凌玄所说那样,他是秦阳的人,而且地位与萧如列只在伯仲之间,其他人真不敢说这样的话。
 
    凌玄微笑:“是么,那就让凌某放肆一回好了。”
 
    虽然微笑着说这番话,但是凌玄眼睛的余光还是扫向了四周,心想:“如列他怎么还不来啊。”
 
    正这样想着,萧如列到了。
 
    还没有到达出事的地方,他就听到大家的议论,因为东太风开了这个口,所以这次大家都不在向着凌玄说话,都在那里说他的不是。
 
    有人小声嘀咕着:“唉,这次到底是凌先生错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小声些,到底凌先生是秦院长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秦院长?切,你少来了,现在秦院长是生是死还不知道,现在当家的可是太风首席呀。”
 
    可以看得出来,因为秦阳的没有归来,圣域学院内部,其实也出了不安定的因素,这可是秦阳的大本营,如今这个情况来看,如果秦阳在有一段时间不回来,那么后院这火怕是就要烧起来了。
 
    虽然这里是太浩元一手打造的圣域学院,但是后面太浩元是把他交到了秦阳的手上,秦阳就算是身上拥有位面之子的属性,又有凌玄和萧如列两个得力的智囊,加上剑奴,战天玄,楚云霸等人相佐,同时还是有外面定远城的好兄弟周杰遥相呼应,可是到底还是接手的时间太短了。
 
    县官不如现管这话,可不是随便说说的,而真的是至理明言,自古一理,现在东太风受了太浩元所托,负责着学院的一应事务,正如凌玄前面担心的那样,他到底不是那种可以挽狂澜于既倒型的人物,在凌玄看来,他虽然能力超越了将才,却也只能抵半个帅才。
 
    秦阳的情况就是如此,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,到底还是难求一帅!
 
    纵有千军万马又如何,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统帅,到底还是最终还会给打回原形,一片散沙。
 
    萧如列听到这样的议论,而且现在他的状态如此,所以于凌玄就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,心想“他们可是都知道凌玄先生是谁的,现在这样议论他,难道……”
 
    常言说三人成虎,聪明如他萧如列,特别是这种状态下,也有无法免俗的时候。
 
    而这时他同时从议论当中,听说起因是凌玄和他的先祖萧四海吵闹引起的,这更加让萧如列坚信起来,一定是凌玄的不对,因为是人都会有一种先祖崇拜情结,先祖所为怎么会错?
 
    萧如列也有同样的情结,并且他这个情况又与别人不同。
 
    “凌玄先生,你这是何意?”萧如列到了近前以后,直接就质问起凌玄来。
 
    凌玄见萧如列如此,心想:“到底萧如列还是把关心的事情,从秦院长那边转到了这件事情上来了,这就是个好的开始。”
 
    所以凌玄抱以一个微笑:“如列,你终于来了。”
 
    萧如列是个聪明人,虽然现在因为秦阳的他心情低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